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现金网网址 > 文章 当前位置: 现金网网址 > 文章

常艳书写有眼泪有欢愉的笑话

时间:2018-10-04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常艳博士现在已经断米断粮,需要人道主义援助。”4月27日,常艳开通微博并实名认证,发布了第一条信息。

开通微博后第四天,政治学博士常艳在微博里提起佛教的“无常”。

这是半年来常艳第二次借助网络公开表达自己。第一次是2012年末,她在网上实名发表12万字“写实小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她和衣俊卿的名字,连同中央编译局—这个带着历史严肃感、深藏巷子中的机构—一朝被人熟知。

“小说”中讲述,2011年7月,常艳到中央编译局进行博士后研究,她希望从工作学校调出档案、调入编译局工作,她称为此曾向时任局长衣俊卿行贿,并先后多次发生性关系,不过最终未能如愿。

而这一次,她发微博陈述自己与原单位山西师范大学的人事纠纷,称希望学校尽快解决她的去留问题。她希望留在学校,“看大门、做工勤岗也愿意”。山西师大回应,常艳去年7月已提出辞职,学校从11月份起已停发工资。


显然,后一次是前一次事件的发酵。“我与校方的人事纠纷,其实是与上次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我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一份档案引起的‘惨案’。”

如今,正如她之前发布道歉信后两度更名,悉数删除博客文章一样,前文提到她所发布的第一条微博同样已经伴随其随后发布的陈述微博一同被删掉。很难判断出当时常艳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坐在电脑前,敲下最初的那条短信息。

从先后两次的网络陈述中,不难窥见一些存在于她思想或性格中的矛盾。

微博中,常艳直言自己需要人道主义援助。而此前发布的长文中,她曾说自己“家里条件还算好,从来没有缺过钱花”。

她说,“我承认自己不够年轻,不够漂亮,不够性感,性子还很刚烈”,但她认为,“这并不妨碍很多人追求我”。长文中,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每次活动的发型、装扮,复述出酒局上往来,同桌宾客赞美她“常艳美女”的原话。

她曾在长文中为文字的真实性保证“本文不是小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就算有人说我感情丰富,我再善于联想,也不会把没有的事情杜撰出来这么多。”而随着在网络上爆炸式地流传,她发布道歉信,称自己“由于科研压力很大,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与同事、亲人缺乏有效的沟通,常陷入一种幻想甚至狂想的状态”。

几个月后,她开通微博,并声称“这次是我与师大的人事纠纷。我不想提及过去,只是要着眼于现在及未来”。而在她微博的个人简介中,仍然标注着“曾在中央编译局从事博士后研究”的经历。

常艳出生于1978年5月,山西省隰县人。她本科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食品科学系,工学学士学位。从研究生阶段开始转学法学,投身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0年7月,常艳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供职于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供职期间,学校要求必须与教师签订协议,毕业8年后才能申请提档案,常艳在来此之前也写过不转档案的保证书。

常艳与衣俊卿的第一次相遇,在2011年3月29日。据常艳前述的自述文字,当天为了博士后面试,“我穿着亮面灰色中袖西服,白色衬衫,高跟鞋,戴着镶了些水钻的细细的发卡”,“漂亮并知性、干练”。

考取中央编译局博士后以后,常艳因人事调转问题备受困扰。她大费周章,行贿时任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希图其从中协调关系,在原单位和博士站两边做工作。但衣俊卿未能满足其解决编制的要求,常艳始终未成功调档。一边不放人,一边不接收。

在投入了感情和金钱后,未见任何回报,常艳坐在电脑前,开始细述自己“京梦醒”的经历。长文发表后,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随后,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去局长职务。常艳也因此被迫从编译局退站,“一切从简”。

此时,从山西师范大学“走不出”的她开始面临“回不去”的尴尬局面。

常艳声称,在办理退站回迁的过程中,需要出示一个山西师范大学出具的“公职证明”,“可是,我拿不到这个证明”。她在微博陈述自己眼下的困惑是—“我该落户在哪里?”

“我就是因为与他们交涉,才发微博敦促他们的。”在一次采访中,常艳如此解答自己开通微博的原因,她已经更加熟悉如何利用网络吸引公众关注来解决问题。“眼下快刀斩乱麻,就要他们给我个答复就行。留我还是不留。不要我的话,我也好再寻生路。”

对于自己的专业方向,她也曾在微博上自嘲:“学马列的女子真心不好惹。以前有人开玩笑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万一失业了怎么办呢?就有人回应:‘那就反过来研究。’”但她坚信:“我本人真心不会走向那一步的,也绝不会滑向反政府的泥沼。我的全家都是共产党员,只出了我一个民主党派。但我热爱党,也热爱生命!”

热爱和信仰之间,似乎有着某道天然而隐秘的分界。她在“小说”中曾提到一次在宾馆中和衣俊卿说起想去五台山为他烧香。衣表示碍于自己的身份不适合去,但又说普陀山的菩萨也很灵。在她频频转发的关于“人生感悟”、“励志语录”的微博中,也会包含一些从宗教角度对于极端人生境遇的解读,比如佛教的“无常”。

在采访中,常艳提到命运。她说每个关口都有两种选择,而每一个关口她也都做好了也许会走向反面的准备。“一个个偶然,最后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她说这就是命运。“我是学马哲的,但我还是会用宿命论的观点来解释这种问题。”

这种热爱和信仰之间的区隔也隐隐地投射在她对待情感的态度上。

常艳很敏感,她也毫不讳言自己的这种敏感。如果说大多数人的性格特点以及面对挑战时所表现出的应激状态,都能够在成长环境和童年浩瀚的经历中找到线索般的佐证,那么常艳的脆弱和敏感——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从她的“小说”中窥见一些童年的印证。常艳曾提到自己对衣俊卿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依恋。她曾流着眼泪为衣讲述自己“童年遭遇家庭变故,父母一度离异”,造成自己“心理比较脆弱,童年过得很艰辛”。

她还提及“自己早在初中就把琼瑶的书看遍了”。也曾模仿着琼瑶的笔式为衣俊卿创作一首小诗—“一颗小棋不足道, 用于刃处锋芒耀。舍名弃业犹可惜,丝蒲柔韧难为衣。”发表于百度“衣俊卿吧”。

“我是学马哲的,但我还是会用宿命论的观点来解释这种问题”

在“小说”中,常艳提到在认识衣俊卿前,自己已经有了家庭和孩子。爱人家境殷实,是高中起青梅竹马的“同学、同桌、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她仍然被衣俊卿打动。“我对衣老师有感情,他对我不应该没有。”在“小说”结尾的“总结”一章中,她开篇写下这句话。

“他是个优秀得让人炫目的男人,同时也是个虚伪的人,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是颗冰冷的心,多年的政治生涯决定的。”

如今的常艳,努力表现得看淡一切。至少在微博上如此。

她说在微博发布之后,校方同意了她的辞职声明,但家人一致不同意,认为校方有落井下石之嫌。家人向学校说明常艳患有抑郁症,校方表示不再提及辞职之事。目前,常艳的名字依然出现在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的师资目录中,副教授一栏下。

而关于下一步的打算,常艳说:“我现在就是治疗,别的什么都不管。我不想再害了任何人,一定要坚强忘掉过去。”

她曾为给校方施压而开通这个微博,如今申诉内容已悉数删除。仅剩下的几十条微博中,大多是转发一些修心养性、关于逆境中如何自处的“心灵感悟”。只是转发,不做任何评价。

除此之外,常艳还在微博上贴出自己曾经的心血—课题申报书,包括《恩格斯著作的写作、出版及在中国的传播》、《恩格斯晚年社会发展理论研究》等,“或许对学子们有用”。

看起来她似乎真的已经度过了与不咸不淡的网络言论对抗的阶段,找到一条更平和的自处之路。然而细枝末节间,仍然隐约闪烁着她渴望表达、渴望被理解认同的欲望。她不加任何评价地频繁转发微博,转发之间还会撰写微博陈述自己为何热衷转发。她在微博里申明,拒绝再讨论过去的人与事,“谁都有权利翻开新的一页”。但她仍然在采访中表示:“我对家庭、社会、人生的认识或许有些方面让人不理解,但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他的思维、认知一定与环境、阅历有关。或许若干年后,我会写自传,再叙这个社会架构中的一个小我。”

“而此时此刻,无论非议有多少,我都不会为自己开脱。”她说。

在常艳书写心情和经历的同时,衣俊卿的新书《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出版,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等作序。曾经相交的两个人开始从彼此的世界中背离,渐行渐远。(转自《博客天下》)

上一篇:徐静蕾:才女十年不谈恋爱,生活就没意思了

下一篇:师傅,走好---悼刘家良师傅

推荐阅读
网络现金网  |   现金网  |  现金网注册  |  现金网百家乐  |  
Copyright © 2018 现金网注册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现金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