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现金网注册 > 文章 当前位置: 现金网注册 > 文章

对不起亲爱的,爱情不只是陪伴

时间:2018-10-04    点击: 次    来源:www.987977.com    作者:北京赛车微信群 - 小 + 大

  寄予,逝去的日子,以及爱。

  (一)

  我抬头,望见死寂的天花板,还有你那张温柔的脸。我问你:“我好了么?”筱点点头,眼中含满了泪水。你说:“你好啦!现在你就是你了!再也没有他了!”我望着筱离开的背影,心隐隐的作痛。

  是的,筱喜欢他,另一个我,我知道的,他叫醒。可是,只怪我们只有一个躯体,装不下两个灵魂。当我们一起接受治疗时,我和醒也都释然了,随机的死亡,关顾给谁都是残酷的,

  但是我们还是同意做了这个手术,不知道他也是否是因为筱的

  幸福。因为我们都爱筱。

  当我发现自己人格分裂的时候,我还不在意,可是越来越严重的病情让我不得不发现,我竟然还有另外一个自己——醒。我们不属于一个灵魂,却有共同的躯体,所以,我们不会见到对方的,到死都不会亲自了解对方的。可是,我们却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我很痛苦,为什么不是两个灵魂之间的恋爱?醒,筱,会不会也这么痛苦?

  醒,做为另一个我,存在于我的躯体里,筱,也许是在醒出现后来到我身边的吧。我认识筱的时候,是在那一年的那个夏天。她跑过来,说:“请问,你是醒吗?”我望着她挂满汗滴的脸,然后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眸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期望。我却让她失望了,我摇摇头说我不认识醒。

  她惊讶了一下子,然后微微鞠躬,说道:“那,对不起哈,认错人了。”我说没关系。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我拉住了她温热的手。她惊喜地扭过头,看着我。我说:“我叫息隐。”她再次失望的“哦”了下,随即说道:“我叫筱筱。”“可以做朋友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当然可以,呵呵。”她微笑着。

  晚上,筱主动打电话给我,问我晚上有时间没,我说有,当时正在加班的工作。

  远处,筱远远的向我招手,我跑过去,她亲切地挽上我的胳膊,笑着说说:“陪我逛街吧!”我看着她,笑着点头说:“好啊!”我们一起走向阑珊的夜市,去吃路边小摊的小吃,去大商场看漂亮的衣服,最后跑到一座小山上看这座小城市的夜景。

  “好美!”筱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刻的微风。我望着她,风吹拂着她的长发,眼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是啊,好美!”我应和道,不知道我是在说这里的景色还是在说筱。她转过身来,说:“你就是醒,我记得你。”我愣在那里。我说我是息隐啊,她摇摇头说:“你还在和我开玩笑啊,你想想,我们曾经在这里相遇的时候,你亲口告诉我你叫醒的,就在这里啊!”我望着她,却不知道再怎么说。

  月光,也在筱透彻的眼神中黯淡下去,她就那样望着我。

  (二)

  筱就这样存在在我的身边,也许没有什么理由吧。她还是叫我醒,但是我不介意,我喜欢她在我身边时的感觉,淡淡的,甜蜜的。她会温柔的靠在我的身边,向我诉说着一幕幕有趣的事情,也会在伤心地时候找到我,哭着说着,然后让我去安慰。我笨拙着擦拭着她的眼泪,不知道说些什么。她会呆呆着望着我流泪,她说:“有时候,你很温柔,但怎么有时候却这么笨呢?”我不知所措。

  记得有一次,我和筱去玩,她说累了让我买饮料喝,于是我买了两瓶雪碧回来,她惊愕地看着我,然后生气地说:“你不知道我不喜欢喝这个啊!上次你明明还给我买橙汁喝的,这次是不是故意的!”我很疑惑地看她发着脾气,可是我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我为她买过橙汁。类似的事情总是在不经意的发生,我想为筱买一条紫色围巾,但是买来送给筱之后却惊讶的发现是一条淡蓝色的,她说你这次没忘记,她说她喜欢淡蓝色,也和我讲过的,我仍然想不起来。

  终于,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否忘记了些东西的时候,筱也看出来哪里有些不对。她说:“你还是看看吧。”我点点头。是啊,是要看看,看看她口中的那个醒,是否曾经存在过,是否现在还存在着。

  然而病例结果出来后,令所有人都震惊。是的,不只只是精神分裂症,而是读不懂、读不透的灵魂分裂症。我愕然地望着筱,她不敢相信地拿着病单看来看去,似乎这是伪造的。我们也终于明白,原来那个温柔、每天面带微笑,还有曾经认识筱,带着筱观看夜景,为筱买橙汁,买淡蓝色围巾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我——醒。

  筱不甘心地拉着我的手,问我:“你真的不是醒吗?”我呆在那里,许久点点头,说:“我不是,我是息隐。”她仰着头,瞪着我,眼泪却不自觉地流着。我伸出手想抚摸她的悲伤,她后退一步,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你骗我说你是醒,而让我一直陪着你?”我说你要听我解释,她打断我,继续问我:“你说吧,是不是?”我点点头,沉默下去。她没说什么,捂着嘴,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跑走了。天空在下着雨,我们唯一的一把雨伞在我的手里,我竟然没有出去追她。

  筱跑远之后,我才默默地蹲在地上,把手伸进上衣口袋,准备吸根烟,却摸不到。醒,是不是你不喜欢吸烟,而把衣兜里的烟扔掉了呢?我转身,走出医院,拐弯走进一家酒吧。晚上,我在这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烈酒,任凭它割着我的喉咙,眼泪被呛出来,仍不服输。

  直到凌晨我才走出酒吧,摇摇晃晃的在寂静的大街上,雨还是那么倾盆的下着,我仰头,张开嘴巴喝着浑浊的雨水,眼泪也夹杂在其中。已经被雨浸湿的口袋里,手机在震动,我没有理,然后接连的震动让我不耐烦了,掏出来看,是筱。我接了,刚想要发火,但却无力朝她喊去。

  电话的那一边正在哭泣,虽然声音很低。“筱?你怎么了?”我的声音在随着她哭泣的声音颤抖着。“阿隐……”我愣在雨里,这是筱第一次叫我隐。她说:“我怕。”然后她就剧烈的咳嗽起来。我着急的问她怎么了,另一端却没有了声音。我还没来得及再次问她,手机已经浸水关机了。我把手机摔在地上,无奈中又拿起来朝筱家跑去。

  筱,当你叫我名字的时候,是否表明你已经不再依赖那个虚拟的醒?

  (三)

  当我赶到筱家里的时候,筱躺在床上,嘴里喃喃着什么,脸色苍白,一定是今天下午淋雨发烧了。我抱起她轻轻的身体,今天显的特别沉,然后跑到楼下,叫了出租车到了医院。一路上,筱都在低声说着些什么,我凑近去听。她说:“醒,醒你还在吗?你为什么要变成阿隐?……”原来,她还是忘不了醒啊。

  思考了很久很久,筱输液的时候,我打开手机,在短信草稿箱里写上:醒,谢谢你把筱带到我们的身边,谢谢你给我们这份爱情,但是爱情只有两个人,不是吗?所以,我想我们两个要离去一个人,不管是谁,不要后悔,好吗?然后我保存起来,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筱。她不再低声说着什么了,双眼紧闭着,仿佛好累好累,我握住她没有一丝温度的手,眼泪悄悄滴下。原来,我们都是那么脆弱。

  天明,筱微微睁开了眼睛。我站起身来的一瞬,身体便失去了大脑的控制,我知道,醒,来了。他过去抚摸筱的脸颊,把她抱在怀里,说着些什么,我却无能为力地任凭这些画面存在我们相同的脑海里。

  醒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看了半天,按了瞬间几个字,又放到衣袋里。

  我醒来,筱望着我,我知道她猜出来是我来了。我也掏出手机,看着醒打上的那一个字:好。

  筱夺过我的手机,呆呆的看着那些字,又看看那个回答,半天,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说:“息隐你好残忍!”我远远地看着她。我说:“这是唯一的办法。”筱瞪着我,却没有力气再与我争辩,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泪。她知道,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对于我,对于我们,都是唯一的办法。

  最终,筱同意了,手术定在一个月以后。在这一个月里,筱没有再和我联系过,我不知道醒有没有和筱联系过,但是这一个月里,我的确很寂寞。无数次的,我想拿起手机给筱打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结果都是默默地放下来,然后静静的抽烟。筱,没有你的这些日子,我孤单了。

  (四)

  手术的那一天,下雾了,很大很大。我只身往医院走着,后面有人叫我,听的出来,是筱的声音。我说筱你回去吧,她摇摇头,不说话。我们肩并肩,沉默着走了好长时间,她突然扭头问我:“醒是不是消失的几率非常大?”我愕然地看着她,她也用那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我。我想起了医生说的话,谁出现的次数最多,谁就越有可能被留下来。于是我点点头,带着那么一丝无奈,可还是看到筱的眼神黯淡下去了,她低下头不再说什么,我们便还那么走着。

  医院

  一切都准备好了,我被推向手术室。手术室门前的那个小角落里,筱蜷缩在那,不说一句话,我想深受抚摸她的长发,可是时间太短,我与筱错了过去。

  手术就这样开始了,我被打了麻醉剂,意识模糊,然后沉睡过去。等我醒来,筱的眼神告诉了我,醒不在了。

  此后的很多天,我给筱打电话,都是提示已关机。我去筱的家,她不开门,我知道,她始终在哭泣。是因为醒么?为什么,难道她喜欢的,一直就只有醒吗?我失望的离开,然后独自去沉沦,狂欢,哭泣。这些日子,我的天空,因为失去了筱的存在而变得阴暗,没有了阳光。

  许多天后

  筱突然打电话给我:“阿隐,你能陪陪我吗?”我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接受还是该拒绝。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筱没有再说话,然后挂断了电话,我却没有勇气回打过去。第二天,筱依然打电话给我,我还是不想回答,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我不再确定,筱爱的是我还是已经逝去的醒。

  一天午后,我正在洗衣服,有人敲门,筱站在门口,她对我微笑着,虽然眼神看出来是那么的疲惫,但仍不服输地看着我,我也对她笑笑,她推开我,跳了进来。看到我又坐下来,笨手笨脚的洗衣服,她便又走过来,蹲下身帮我洗,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场景却让人如此的温馨。

  望着筱的身影,我伸手抚上她的秀发,挽在她的耳后,显出被长发遮盖住的半块侧脸,她手上的动作停住了,呆呆着望着我,我知道,这些动作,是醒教给我的。许久,她又把呆滞的眼神慌乱的转到了衣服上,轻轻搓着衣服。

  筱,你还是忘不了醒吧?或许,你一直在乎的只有醒?

  晚上,筱说要在这里吃饭,并且亲自买了许多菜来烧,我便到商店里买了几瓶酒。刚走出商店,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返回去,拿了一瓶橙汁。

  当她看到我买来的橙汁时,又是愣了一会儿,但是随即便拿了过来丢了出去。她说:“来,今晚我们喝酒,不醉不归!”那个晚上,我们喝了好多酒,本来就不会喝酒的筱早已不省人事地躺在沙发上模糊地睡着了。夜越来越深,筱单薄的衣服使她不由地打了个冷颤。我给筱盖好被子,起身想简单的收拾下屋子。筱突然拉住了我,然后傻傻地笑着,迷迷糊糊地说道:“醒,你来啦… 筱在你身边… 陪着你… 陪你...”

  手中的盘子顺着手直线落下,在地上“啪”的一声摔成碎片,我的心,是否也如此?原来,筱爱的还只是醒啊,无论我怎样的努力尝试改变,还是改变不了事实,可是为何我还放不下呢?往事不断地涌出,纠结在一起,如此的不堪。我选择,放弃。

  尾声

  天明

  筱睁开眼睛,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撒进她的眼眸,她用手遮住阳光,看着天花板。昨晚喝酒太多了,筱摇摇自己昏沉沉的脑袋,站起身来,轻轻打个哈欠,伸伸懒腰。她的目光在转了一圈之后,定格在了昨晚的酒桌上面,因为那上面,多了一封信。筱感觉到事情不好了,赶快走过去,拆开了那封信。

  筱:

  如果你醒来,发现我不再了,那么请不要伤心,我已经走了。我知道,你爱的人一直是醒,而不是我。而如今,醒不在了,你也本不该在我身边的,我不能因为我和醒有共同的躯体而让你一直陪着我,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所以,筱,我选择了离开。对不起,亲爱,请不要伤心,或许本不该伤心的。筱,谢谢你。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给了我许多快乐,让我生活充实这么多,同时也谢谢你允许我在静默的舞台上谢幕,让我重新拾起了本属于自己的悲伤。我爱你。

  如果当初是我先遇到的你,那该多好,可是只是如果。

  阿隐

  筱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流满了脸颊,她突然害怕了。她害怕失去醒之后又失去了阿隐。她慌慌忙忙跑下楼,拦了辆出租车往机场赶去。

  息隐刚刚等飞机。飞机起飞,他望向窗外的这座城市,他摇了摇头。或许,逃避一段回忆的最好方法,是放弃那些地点吧。他又想起了那句话:上天给了我无数次流星许愿的机会,我却在此死死抓着这一瞬失去的光芒不放。可是,他累了,他还是放开了。筱还在机场寻找着阿隐的身影,但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到最后,筱才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阿隐,你到底在哪啊?你不要离开我啊,我放不下你。没有醒了,我爱的人是你啊,你回来吧,阿隐。阿隐……”

  息隐坐在飞机上,哲理文章,闭上眼睛,这样,眼泪便不会留下来。醒,在天国安好。筱,一定要幸福,我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想念你们。

上一篇:愤怒的女人

下一篇:绝爱流年,终倾覆一场繁华

推荐阅读
网络现金网  |   现金网  |  现金网注册  |  现金网百家乐  |  
Copyright © 2018 现金网注册 版权所有,授权www.987977.com使用 现金网排名